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你的情深我不配

標籤: 傅衍夜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卓簡 玄幻
傅衍夜卓簡是《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你的情深我不配」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方?」朋友問她。卓簡嘆了聲,懶懶的側了個身,徹底靠着窗戶上,有氣無力的說:「我應該會搬到我媽那裡住。」「阿簡……」「先掛了!」卓簡眼角餘光看到下樓的人,他身上只穿了銀色的睡袍,她沒敢認真看,迅速掛斷電話。他無疑是好看的,無論是從身份背景還是相貌身材。她從小就迷他身材,可是他迷的卻是另一個女人。卓簡小...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8: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馮營又沉默了會兒,看到她沒吃的牛排,又傾身去端到自己面前,把她的盤子摞在自己盤子上,拿起她的刀叉,繼續吃完那盤牛肉。
簡芊意外的看着他,剛剛好像就是他說涼了就不好吃了。
「浪費可恥,以前窮的時候,乾的窩窩頭我也吃過。」
馮營知道她在想什麼,說起來。
可是簡芊卻怎麼也無法把他跟一個吃不起熱乎乎的窩窩頭的人聯想在一起了。
他現在看上去,就是一個心狠手辣,並且要稱霸一方的霸主。
「我可能要結婚了。」
他吃完牛肉後說了聲。
簡芊看着他,也不知道說什麼,直到他抬眼與她對視,她才張了張嘴,有點不自然的說出那聲「恭喜。」
「就是那個女人,你見過很多人,看她怎樣?」
馮營又問了聲,還是那麼直直的睨視着她。
ps:\\\\/\\\\/vpkan
簡芊想了想,雖然那天只是見了一面,但是那應該是個特別聰明又會跟他相處的女人,便點了點頭「是難得的好女人。」
「哼。」
他笑了下,端起唯一的一杯酒來抿了口,然後又看向窗外。
難得的好女人。
簡芊看着他,「你認識我們城市裡的嚴總吧?他跟他太太也是商業聯姻,據說開始也只是互相欣賞,但是後來很相愛了,現在還有個兒子,一家三口特別幸福。」
「你想說什麼?」
馮營聽的雲里霧裡,心裏又有點膈應。
「你們也會的,幸福。」
她說。
「……」
馮營的臉色漸漸地變的冷漠。
簡芊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心裏一陣酸澀,漸漸地,不敢再看他。
終究,他們,是好過的。
她轉頭,也看向窗外。
她有點生氣,為什麼自己的身世這麼差。
但凡稍微好一點,她就不用遇到個像樣的男人,在人家家裡讓他相親的時候,她一個不都不敢說,還得祝福。
她簡芊如果有家世背景,肯定不會讓……
不!
他們,談何喜歡呢?
簡芊在又落淚的時候就站了起來「你等下坐夠了自己走,我有點累先去休息了。」
她說著就離開,進了主卧。
馮營卻還坐在那裡。
坐夠了就自己走?
沒有再趕他。
可是他們現在這樣……
馮營覺得自己受了奇恥大辱,可是此刻,他卻還坐在這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響起。
「什麼事?」
「老闆,陸總他們到了。」
「嗯,先安排他們進包間。」
馮營很快掛了電話,然後起身。
並不算很大的客廳里寂靜如始,他抬手系著外套紐扣,之後朝着卧房看了眼。
也罷。
就當是自己進了地主之誼。
他沒有與女人為敵的心思。
就當是地主之誼吧。
從此,應該就,就此別過了。
他很快去到宴客包間,裏面十幾個人頭,唯獨一個人,自打進去便入了他的眼。
劉雲天。
劉雲天看到他的時候也是憤憤不平。
但是酒席未開,所有人都還算理智,劉雲天在這種場合,自然也得冷靜。
馮營走進去後不管別人禮讓,坐在了最邊上,有人遞煙,他看了眼,然後接過。
劉雲天就坐在他斜對面,冷眼看着他接煙的時候冷傲的目中無人的模樣,以及點煙時候的淡然氣場,彷彿所有人都不過是他的墊腳石,不值得他仔細看一眼。
可是他瞅了眼靠在座位里,聽到旁邊人說話又淺淺一笑,好像聽的很仔細。
劉景元說過,馮營很有可能是未來五十年里,豐城最大的人物。
劉景元身體好的時候在豐城還是赫赫有名,數一數二,但是他身體一誇,劉雲天一接班,顯然是基礎沒打好,人也不夠狠,所以現在在圈子裡,還沒什麼地位。
馮營就不同了,身上自帶着那種王者之氣。
哼!
分明是個浪蕩子。
據說他私生活特別混亂,玩過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上百。
劉雲天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那晚他去找簡芊的時候看到的畫面。
再聯想到簡芊的身孕,劉雲天再看他的時候,更是痛恨。
有些人,為什麼明明奪人所愛,還那麼理所當然?
馮營自然是感受到他的目光,不久後便抬眼朝他射去。
兩個人隔着一陣喧囂,對他的冷漠,馮營卻只是嘲諷一笑,弔兒郎當的雙腿交疊起來,抽着煙,眯着眼望着他,完全看不起他的樣子。
不久馮營去洗手間,劉雲天便也跟了進去。
所謂去洗手間,有時候,根本就不是。
劉雲天看他洗手的時候,只想暴揍他。
「劉公子動手之前還是想想自己現在的身份,再者,我跟簡芊完全是你情我願的上床。」
「你……」
劉雲天一聽到那兩個字就炸毛,伸手指着他想要揍他,但是卻還是硬生生忍下來,然後突然笑了,「是啊,你們是你情我願,但是她卻懷着我的孩子。」
「……」
馮營瞬間變臉,睨視着他,不過很快他就嘲諷一笑,「一個小時前我才從她房間里出來,她親口告訴我明天回城就要去打胎呢,不知道劉公子攔不攔得住?」
他假裝好心的提醒,劉雲天卻心如刀絞。
他疼的,是簡芊去打胎對身體的傷害,還有簡芊的……
「她是不該留下那個孩子。」
劉雲天突然說了句,無比冷漠的。
馮營倒是看不懂了。
「反正也沒人能給她一個家。」
劉雲天其實非常憤怒自己的無用。
他想強大起來,他想要離婚再娶的。
他以為簡芊不會嫌棄他結過婚,畢竟他們真愛過。
可是……
簡芊那番話,他嘲諷一笑,然後又望着馮營,「其實我最近常在想,我是有負於她,可誰又不是呢?馮總不也只是玩玩而已嗎?」
「……」
馮營沒說話,還是那麼直勾勾的盯着他。
「難道她沒懷着我的孩子的話,馮總就有可能娶她?我可是聽說馮總也好事將近,娶的是名門千金。」
劉雲天看到馮營終於敗下陣來,心情大好,轉身便走。
但是到了門口,他開門前突然又停下,轉過頭冷漠的看着馮營,「馮總這麼看不起簡芊懷了我的孩子,我好奇問一句,如果她懷的是馮總的孩子,馮總就能娶了她嗎?」
劉雲天並不在意答案,他問完就走。
而馮營卻持久的站在那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