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慕南芩

標籤: 慕子瀟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賀蘭龍月 都市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慕南芩」的創作能力,可以將慕子瀟賀蘭龍月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內容介紹:作為侯府嫡女,賀蘭龍月卻被庶妹陷害,奪臉替嫁。搶了她的身份不說,還要搶她的丈夫和兒子。一朝歸來狂醫逆天,那些傷過她的人統統不放過!庶妹大婚當日,她迫使當朝攝政王娶她為平妻,讓渣父顏面掃地,一頓巴掌打垮了白蓮花庶妹的整容臉!攝政王震怒咬牙切齒,「今日你就算是進了本王的王府,往後本王也不會讓你好過!」結...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賀蘭龍月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午後了。
暮秋的陽光從窗口傾瀉進來,光幕籠罩了窗邊男人的身影,讓她有些恍惚。旁邊的軟榻上,小寶像只毛毛蟲一樣縮在毯子里睡着,屋裡很溫馨。
夢境似乎被融化了,記憶里只剩下有人呼喚她的聲音,好像是慕子瀟。
她緩緩坐起來身來,驚動了窗邊的男人。
慕子瀟扭過頭來,眼底一片溫柔,「醒了?」
「嗯。有點餓了。」
賀蘭龍月揉了揉肚子,穿上鞋子就想出去,結果卻被他拉住,嘆了聲,「小心着涼,這麼大人了,剛睡醒出門也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
說著,扯過旁邊的披風給她繫上。
「我又不是小孩。」賀蘭龍月笑,心裏頭暖暖的,穿着披風出去了。
到了外面,一陣涼風吹來,上午從司伯那裡問到的事情逐漸清晰起來,她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了,眼底逐漸染上寒意。
她真的沒想到,自己被換臉的背後,竟然還藏着這麼大的一個陰謀,甚至就連長陵氏的死都充滿了陰謀算計!
「楚帝……」
賀蘭龍月眯了眯眼,轉身看向皇宮的方向,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回來之後第一次,如此強烈的產生想要把那位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從皇位上拉下來的強烈衝動。
不遠處扶桑院的樓上。
凌清婉站在欄杆邊上看着她,眼神複雜孱弱,整個人都像是要被風刮到一樣,頭髮也亂糟糟的。
胭脂扶着她,顫顫巍巍的哭着,「王妃,眼下可怎麼辦呀,夫人也死了,我們肯定不能回到侯府去了,那賀蘭龍月雖說沒殺您,可是您看看王爺,明顯是想要了您的命啊!」
凌清婉失魂落魄的站在那裡,腦海里司伯被殺的場面揮之不去,又想到慕子瀟對自己的漠然和對賀蘭龍月的寵溺,心頭一陣陣的發寒,啞着嗓子,「那你說該怎麼辦?」
胭脂語塞。
她哪兒知道怎麼辦?
本來最疼愛凌清婉的就是王氏,如今王氏還死了。
靖國侯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宮裡那位更是恨不得弄死她,讓芸香取而代之。
如今的凌清婉,還有什麼盼頭?
許久之後,凌清婉才問道,「聽說芸香這幾日在金福苑那邊伺候?你去問問怎麼回事。」
她也不傻,當然知道凌清蓮把芸香安插進王府肯定沒安好心,只不過芸香這次去金福苑,到底是為了完成凌清蓮交給她的任務,還是真的被老王妃看上了?
如果是後者,她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胭脂趕緊下樓,小心翼翼的繞開賀蘭龍月,往金福苑那邊去了。
賀蘭龍月看着她鬼鬼祟祟的過去,唇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意,回屋吩咐雲櫻,「你去告訴北櫟,就說三天之後王爺將認芸香為義妹,王府會為此大擺筵席,把該來的人都請一下。」
「好。」雲櫻點點頭,轉身去找北櫟。
她總覺得,自家主子這次從宮裡出來之後,就整個人都有些不對了。
尤其是,在審問過司伯之後,身上那股殺意就越來越濃烈,以至於整個人看上去都帶着一股子邪肆狠辣的氣息。
這樣下去,該不會走火入魔吧?
雲櫻有些擔憂,但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賀蘭龍月轉身回屋,不多時,北櫟送了吃的上來,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慕子瀟,「三天之後王爺認義妹,請誰來比較合適?」
「你決定的?」
慕子瀟一愣,看向賀蘭龍月。
北櫟汗顏。
行吧,自己主子要認義妹,他自己都不知道。
賀蘭龍月抬眸笑,「你不是說,往後王府的事情我做主么?」
「……」慕子瀟無語,看了她片刻,點頭,「嗯,本王是說過。」而後,對北櫟道,「照着王妃的吩咐去辦吧,宮裡的人都請一下,畢竟芸香是從宮裡出來的,又和太后有些淵源。」
「……是。」北櫟覺得,自家王爺聽似溫和的嗓音里,似乎也噙着殺意。
所以,三日之後這場鴻門宴,究竟是為誰辦的?
賀蘭龍月眨了眨眼,看向慕子瀟,「我今天,還想出去。」
「去見南雪意?」男人的敏銳抬起頭來,直勾勾的看向了她。
賀蘭龍月「……」
「我只想去齊老那邊看看,之前答應了在他那邊坐診的,一直沒來得及過去。」這男人的警惕性要不要這麼強的?
慕子瀟聞言想了想,「一會兒,本王陪你一起吧。」
「……行吧。」賀蘭龍月有些驚訝,「我就怕你去了把人家給嚇到,都不敢說話了。」
慕子瀟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反正他記得,南雪意最近幾天天天宴春樓那邊晃悠,就像是守株待兔一樣等着賀蘭龍月。
齊老的濟世堂又離宴春樓很近,他是絕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但是這話,他也不可能對賀蘭龍月直說。
片刻之後,雲櫻送了飯菜進來。
慕子瀟轉身,把小寶從軟榻上抱起來,拿濕潤的手帕給他擦了擦臉,「醒醒,吃飽了再睡。」
小寶迷迷糊糊的,短短的手臂抱住他脖子,嘟囔着,「父王,母妃好些了沒有?」
「你看看她好些了沒?」男人輕笑,將他放在賀蘭龍月懷中。
小寶一下子醒了過來,「母妃!」
「謝謝小寶啊,一會兒我們出去,你去不去?」賀蘭龍月伸手捏了捏他臉蛋,「眼看着要過冬了,回來的路上正好一起去量尺,做幾身新衣服。」
「母妃真好。」小寶糯糯的蹭了蹭她,又眨眨眼,「我悄悄跟你講哦,父王從來都懶得量尺的,他就沒有認認真真做過一件衣服。全憑身材好,要不然還不知道穿成什麼樣子呢!」
慕子瀟「……」
悄悄個屁,他什麼都聽見了。
看在誇他身材好的份兒上,不跟這臭小子計較了。
賀蘭龍月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確實,這男人穿什麼都有氣質,緊窄服裝顯峻拔,寬鬆了顯慵懶,怎麼看都養眼。
但聽說他從來沒去好好做過一件衣服,不知為何她還是有點心疼,便笑,「今天去做衣服我請客啊,別客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