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度小豆

標籤: 杜天豪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都市 高藝柔
高口碑小說《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是作者「度小豆」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高藝柔杜天豪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一場意外居然把憶都呼風喚雨的杜天豪給睡了,我可是有豪門婚約在身的啊!憑什麼賭注是娶我?「結婚去。」「我沒帶戶口本啊!」「在這。」「我身份證也沒帶啊!」「在這。」「杜天豪你什麼時候拿的這些啊?」「比賽之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杜天豪,你瘋了嗎?魏心被你射中心臟。她早就死了。他怎麼能活下去?」
「信不信由你。」
說完,杜天豪就要掛斷了。
杜澤辰說「我不相信!魏心死了!還有,杜天豪,你想拿這個做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做,」杜天豪說,「我只想告訴你,我現在掌權了,美女也在身邊,而你,什麼,什麼,所有,沒有,都有!」
畢竟,杜天豪一開始對魏心很好。
這就是為什麼看到那些照片後,他非常生氣,開槍打死了魏心。
「你!你在撒謊!好吧,就算魏心沒死,她還活着,她也不會再和你在一起了。你殺了她,你欠她一條命。
「杜澤辰,她當然會回來找我的。別再自欺欺人了。」
杜天豪冷冷地說完了這句話,帶着一點自豪的味道,然後掛斷了電話。
他一掛上電話,眼睛就迅速冷卻下來。
他把這個消息告訴杜澤辰後,杜澤辰自然坐不住了,然後試圖和魏心取得聯繫。
杜天豪想監聽魏心的電話!
不僅是張若若的班長,還有魏心的!
只要魏心和杜澤辰取得聯繫,那麼
杜天豪認為當年的整個故事可以完全還原。
魏心真讓他失望了!
杜天豪真的很想去找魏心面對面。
但考慮過之後,現在還沒有。
杜天豪的計劃是,等他把高藝柔接回,一切穩定後,他和魏心來會仔細算算當年的賬目。
魏心騙了他!
而時隔多年,依然端莊地回到他身邊,繼續享受他對她的愛!
但那時候,她為什麼不承認呢?
寧願接受這一槍斃了也不願承認她和杜澤辰之間的曖昧?
有了這樣的想法,杜天豪深深體會到高藝柔真的很愛他。
因為愛他,他拒絕了杜澤辰。因為愛,他不惜與杜澤辰撕破臉,被綁架,遭受折磨和不公。
「高藝柔,你在哪裡……」
杜天豪自責地低聲說。
他想找到她,沒有她他活不下去!
總統辦公室外一片騷動「對不起,你不能進去,不能請你尊重自己,否則我就叫保安……」
「我要見杜天豪,讓開,別攔我,讓開……」
對不起,沒有預約我不能見杜先生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杜天豪的思緒被打斷,不悅地皺着眉頭。
他繞着辦公桌走了一圈,走到外面,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怎麼回事?」
張子睿想攔住劉耀明,劉耀明一直往辦公室趕。
「劉耀明?」
杜天豪皺了皺眉「剛才你在醫院門口搗亂。現在你又來我的辦公桌。你什麼意思?你想幹什麼?」
「高藝柔在哪裡?她在哪兒?」劉耀明氣憤地問「杜天豪,你把她弄丟了,不是嗎?」
杜天豪的目光銳利地掃了劉耀明身後的人。他們都低下頭,以為什麼也沒聽見。
「杜天豪,你為什麼怕別人知道?你……」
「滾出去!」天豪在這裡也大吵大鬧嗎?劉耀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頭腦了?」
他說完,就進去了。辦公室的門只開了一點。杜天豪舉手一推。門在搖晃。
劉耀明知道高藝柔走後,也失去了應有的禮節感。
杜天豪剛知道高藝柔走了,他就沒有形象了?
劉耀明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皺。他也充滿了憤怒。他和杜天豪沒什麼兩樣。
他和杜天豪沒有吵架。這是件大事。這一次,如果我們努力拚搏,一定會幸福的!
劉耀明走了進來,砰的一聲關上門,把外面的一切都隔離了。
杜天豪轉身看着他「你從哪裡聽說高藝柔走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杜天豪被他的話噎住了。在義家醫院門口,杜天豪也對劉耀明說了同樣的話。
結果,劉耀明把這句話還給了他。
「杜天豪,你還是封鎖消息讓人知道高藝柔失蹤了吧?」劉耀明說「你這樣藏起來有意思嗎?」
「你知道嗎!如果有人知道她不在我的保護之下,想攻擊她,藉機威脅我,那就不好了!」
「那你為什麼不保護她,善待她,好讓她寧願暴露在危險之中,也不願意在你的羽翼下!杜天豪,你可以反省一下
杜天豪冷冷地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會儘力把她找回來。」
「在嫁給你之前,她性格很好,笑容燦爛,生活很辛苦。但杜天豪娶了你之後,你毀了她,毀了她,你知道嗎?」
杜天豪說「在你談論我之前,你應該想想你自己。是你們劉家先毀了她。」
劉耀明在桌上拍手「杜天豪,你應該留着魏心,我去找藝柔,讓她永遠離開你!」
杜天豪更用力地拍了拍桌子,可憐的桌子搖晃了三下「只有我能找到她,她一定要回到我身邊。」
他說這句話幾乎自以為是,然後指着門,示意劉耀明可以走了。
「以後,當你後悔的時候,杜天豪,我會很開心的。」
劉耀明走了。杜天豪坐在辦公室里,神情凝重。
後悔嗎?
老實說,杜天豪從來不知道怎麼寫遺憾。
如果說他唯一後悔的就是高藝柔曾經參與過她的生活。相反,他仍然受到高藝柔的影響。
張子睿敲了敲門,小心翼翼地打開了一條縫,小聲說「杜先生,一會有會……」
「不!去錄音吧。」杜天豪不耐煩地說「沒人會打擾我的!」
張子睿連忙回答「是的,是的,杜先生。」
「等等,」杜天豪補充道,「我監聽過張若若的電話,是不是?」
「是的,杜先生。」
「只要有張若若的通話錄音,就會立即發送到我的電腦上。」
「很好,杜先生。」章子瑞回答說,「我會讓大家密切關注的。」
「除了張若若,還有一個人的電話,也想監聽。」
「杜先生,請說。」
「魏心。」
張子睿愣了一下,又勉強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用一種公事公辦的方式說「杜先生,我明白。」
杜天豪揮手,張子睿關上門走了。
杜天豪現在活得像一年了。他滿腦子都在想高藝柔什麼時候會回來。
如果生完孩子後,他和她離婚了,你打算怎麼辦?
杜天豪心裏有一個越來越清晰的想法,那就是這段婚姻不能分開。
魏心騙了他。他怎麼能娶他!
————————————————
在總經理辦公室。
張若若站在趙振宇面前「小叔……」
趙振宇沒看她一眼「怎麼了?」
「出事了……」
「自從杜天豪昨晚來到杜家找到你,我就知道出事了。」
「這次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小叔叔,」張若若若說,「你可能不知道……」
「我知道。」
如果張若若一愣「啊?」
「高藝柔的弟弟已經被調走了,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在哪裡。益嘉醫院住院部被封鎖。杜天豪的人在里外。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進出。那些保鏢不好好照顧高藝柔的,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趙振宇說得清楚、正確。
張若若看着他「小叔叔,其實你都知道……」
「當然。」
「你打算怎麼辦?杜天豪顯然是帶着高澤遠和那些保鏢的前程,把藝柔逼出來!」
「我能做什麼?」趙振宇說「高藝柔應該快點回來。天變了,變得一團糟。對她來說,這可能不是件好事。」
「還不如回來!以杜天豪的脾氣,一定要生吃,活剝!」
趙振宇搖了搖頭「不,杜天豪他捨不得。」
「但是一定沒有好吃的水果吃。現在回來吧,這是自殺和逃離藝城的道路。那就是大海和天空!」
趙振宇慢吞吞地說「你覺得高藝柔能逃出藝城嗎?」
如果張若若想了想,宮少宇的樣子在他腦海里閃過,然後點了點頭「是的。我肯定。」
掛,掛。杜天豪的姿態顯然意味着他必須找到高藝柔。一旦高澤遠不能強迫她出現,他可能就得挨家挨戶地搜查了。」
張若若跺了跺腳「哦,小叔叔,我現在是為了高澤遠。你有辦法讓我去義家醫院住院部嗎?」
「我能做什麼?」
「你有。我去重症監護室看看高澤遠在裏面,還是杜天豪在作弊!」
「你……」趙振宇搖了搖頭這是不可能的。杜天豪現在盯着你看。你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在他的控制之下。」
張若若說「大叔,你能不能別這麼嚇人……」
「是的,杜天豪不傻。如果是的話,你為什麼這麼想見高澤遠?是不是……」
張若若低聲說「一開始,藝柔想逃跑。給她是我的主意,我鼓勵她。但是高澤遠的話我們誰也動不了。所以……」
趙振宇揚起眉毛問道「那麼?」
「所以,我向藝柔保證,我會替她照顧高澤遠。」
「張若若,張若若,你敢答應什麼!」
「有什麼難的!小叔叔,高澤遠是個菜鳥。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醒來。他躺在醫院裏。我有事要做。去醫院看藝柔就行了……」
趙振宇把文件放在手裡,站起身來,微微前傾,看着張若若的眼睛。
「我勸你讓高藝柔回來。主動回來,比被杜天豪抓住,可能會導致兩個完全不同的結果。」
張若若搖了搖頭「不,我知道杜天豪肯定不會對高澤遠做任何事。這是他的計劃。我,我,我,我不會被愚弄的!」
「隨便你。」
張若若轉過身,慢慢地坐在辦公區。他看着叔叔的側臉,臉頰,手裡的鋼筆,不停地轉來轉去
趙振宇沒有抬起頭,突然用聲音說「如果,我想提醒你,你的手機,你最好不要打任何重要的電話,尤其不要聯繫高藝柔。」
「啊……」如果張若若回過神來,「為什麼?」
回答完後,她捂住嘴,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
「小伯伯。」張若若不滿地說,「你跟我幹什麼?」
當他問這個問題時,她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她無疑知道高藝柔在哪裡。
「你只是沒提醒我。」趙振宇一邊看着她,「如果,你的手機,很可能已經被杜天豪監聽了。」
如果張若若「搓」了一下就站起來「什麼?」
「你可以自己做。」
說完這句話,趙振宇什麼也沒說。他拿起一邊的固定電話,開始處理工作。
如果張若若夢一時,突然開始往外跑「叔叔,我有事先出去。」
趙振宇看着她的背影,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個張若若真的能給他添麻煩。
現在我不知道她想做什麼。
張若若出了群,還特意四處張望,尤其是後面。
她想,杜天豪監聽她的手機,不會讓人跟蹤她的!
宮少宇看了她一眼「今天辦公室沒什麼問題,所以我提前下班回來了。」
高藝柔笑道「餓了嗎?我現在要做飯了。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回來。我還沒準備晚餐
「我不餓。我要吃了。「我遲到不要緊,」宮少宇說,「你呢?你在家吃了什麼
「我中午做麵條。」
宮少宇點點頭,鬆開領帶,走到沙發上坐下。
高藝柔也坐在他對面「你今天怎麼了?進展不順利?你好像有什麼心事。」
宮少宇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她「高藝柔,你說的,我們是大學生,但學校里沒有交集,太可惜了。」
「啊?我們在學校,嗯,這不是一個系,所以我不認識是很正常的。」
高藝柔被他說了,有點莫名其妙,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只能繼續說下去。
「是的,我是法律系,你是設計系。就在半個校園外。」
「沒關係,」高藝柔笑道,「我們現在不認識了嗎?」
宮少宇低聲說「看來有點晚了。」
高藝柔聽不清「啊?你說呢
宮少宇停下腳步,突然嚴肅地叫着她的名字「高藝柔。」
「好吧?我在這裡。」
「如果我們在學校認識的話,今天會有很多不同嗎?」
高藝柔驚呆了,說也許吧。」
宮少宇笑了。
如果他早一點聯繫她認識她,他會有更多的機會和機會讓她留在你身邊。
也不會讓她承受那麼多的痛苦和批評,以及巨大的痛苦。
我寧願死也不願活。
「在學校里,你是學校的小草,家庭背景好,戴着這樣的光環,你有太多優秀的女生,哪裡會注意到我。」
「好姑娘……」宮少宇想,「有很多,但她們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
「啊?是嗎?」
「有點傲慢,當然,他們也有足夠的驕傲資本。想得太仔細,很難相處。」
高藝柔笑道「女孩子都有細心的思考,我也有啊,多正常啊。」
宮少宇看了她一眼,看了看她彎彎的眉毛和眼睛,然後笑了起來。
宮少宇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想認識當時的高藝柔。
不幸的是,她只是點頭之交,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因為她幾乎創下了當時在學校工作的紀錄,而且她每天24小時都在工作。
所以宮少宇深有感觸。
宮少宇沉默了一會兒。在如此輕鬆的範圍內,他說「張若若今天給我打電話。我認為有必要告訴你這些事情。」
「說出來。」
宮少宇的記憶力很好,幾乎不掉一句話,張若若告訴他,都給高藝柔。
高藝柔終於聽到,輕輕咬了一口嘴唇。
「他又這樣做了……」高藝柔低聲說「他知道我最在乎的是澤遠,但他還是用這個威脅我。」
出人意料的。
但高藝柔還是覺得不舒服。
她把高澤遠拋在身後,但她過不去那條路。現在杜天豪又來了。她我得替高澤遠着想。
「我和張若若都同意高澤遠現在一定是安全的。杜天豪就是想逼你出現。」
高藝柔點點頭「我知道。但是那些無辜的保鏢呢?」
那些和桃子一樣。那些只做自己工作卻被她牽連的人呢?
「你有沒有想過,這也是逼杜天豪現身的一種方式?」
高藝柔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不,我認識他。」
杜天豪一向冷酷無情。他可以對其他人,甚至他自己,除了他的親戚。
連魏心都會開槍,對於這些保鏢,他訓練過的人,他不會眨眼。
高藝柔只慶幸自己沒有牽扯桃子。
否則,她真的會自責至死。
「你覺得怎麼樣?」宮少宇問「你是要照他說的去看嗎?」
高藝柔有麻煩了。
她不想回去,這是她真正想要的。
但她不想那些保鏢因為她毀了她的生活,這也是事實。
進退兩難。
「我告訴你這些只是讓你自己選擇。當然,無論你選擇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高藝柔看着他。
宮少宇接著說「如果你想逃跑,我會儘力幫助你逃離藝城。如果你想留下來,我會幫你把回去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
高藝柔停頓了一下,問道「我現在需要做什麼決定?」
「不,不,龔少宇搖了搖頭,「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慎重考慮。」
高藝柔低下頭,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你有選擇的權利,高藝柔。我想你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如果你回頭看,一切都結束了。」
客廳很安靜,路上偶爾有汽車鳴笛,過來。
高藝柔問了一會兒「宮少宇,我能不能跟杜天豪聯繫一下?電話或短訊
宮少宇點點頭「是的,有辦法。」
「謝謝你。」
宮少宇站了起來「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好吧,我等你。」
高藝柔看着宮少宇笑了。她的微笑中有一種安慰。
宮少宇也笑着回來「你是我的蝸牛女。當然,你得在家等我。非常快,五分鐘。」
宮少宇出去了。高藝柔坐在沙發上。她太小了,幾乎被困在裏面。
客廳很明亮,但同時,也很安靜。
高藝柔倚在沙發上,等待宮少宇回來。
她想聯繫杜天豪。她想跟他說點什麼。
在她還沒準備好透露任何消息的時候,她還沒準備好要逃走。她只能一言不發,保持沉默。她怕杜天豪會發現她說的話漫不經心。
因此,杜天豪應該對自己的離去毫無準備。
當他知道她離開時,她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是憤怒。你不用想就能猜出來。
高藝柔嘆了口氣,低頭看着自己的腹部。
這裡有點小生命。前段時間,她因懷孕嘔吐而消瘦,臉色也很難看。
這個小小的生命時刻提醒着她,肚子里有孩子。
現在反應不是那麼強烈,但是她的腹部,一直沒有那麼平坦。
現在的高藝柔,如果穿得稍微緊一點的衣服,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腹部微微突出。
隨着時間的推移,她的胃越來越大。
「寶貝……」高藝柔溫柔地說,「媽媽想要你,但你不會有爸爸,只有你媽媽。如果你能回答媽媽,你可以告訴媽媽,你想來到這個世界上嗎?」
「你父親是個好人。他各方面都很幸運。但媽媽太普通了,不能和他在一起。但不管我媽媽多麼平凡,她也希望能和你有很多的愛
「其實你想想,我應該生杜家。這樣,你將來的生活就會像你父親一樣美好,站在比別人高人一等的位置上。」
「但是啊,寶貝,我媽媽想,我媽媽不希望你這麼好,她只希望你快樂健康地成長,無憂無慮,不用承擔太多的責任。做一個普通人就足夠了。所以你最好和你媽媽待在一起,遠離富人。」
說完,高藝柔覺得鼻子有點酸。
這個叫杜天豪的孩子,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時非常高興。他希望孩子能儘快來到這個世界。
那時候,高藝柔看到自己這麼想要這個孩子,從來沒有感到過柔軟?
但後來,她知道自己生下了這個孩子,魏心可以嫁入杜家。
杜浩和魏太太在同一個地方。
很難回頭看。
想想過去的痛苦,高曉松不願意。真的,很痛。
樓下。
宮少宇到附近的一家便利店要了一張電話卡和一包香煙。
他帶着東西慢慢回來。
宮少宇下樓,抬頭看了看自己的樓層。燈亮着。有人在等他。
突然,一種幸福感籠罩着他。
宮少宇家境不錯。他也是富二代。然而,他並不依靠家人。他學的是法律,後來成了一名律師。現在他可以自己生活了。
同時,他也是學校的小草,身邊各種各樣的女孩,非常、非常多。
怎麼會是高一點的柔軟,你有沒有特別的感覺?
高藝柔已經躲在家裡好幾天了。他經常取笑他說她是他的蝸牛女。
洗衣服,做飯,說話柔和,不太無聊,很會聊天。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