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葉傾懷陸宴塵小說
葉傾懷陸宴塵小說

葉傾懷陸宴塵小說葉傾懷陸宴塵

標籤: 歷史 葉傾懷 葉傾懷陸宴塵小說 陸宴塵
小說《葉傾懷陸宴塵小說》,現已完本,主角是葉傾懷陸宴塵,由作者「葉傾懷陸宴塵」書寫完成,文章簡述:葉傾懷頓了下,意識到了什麼。就聽小昭的聲音緩緩響起:「領頭的人……就是陸宴塵!」葉傾懷只覺得一股寒涼之意直直穿透了百骸。領頭的人是陸宴塵!為什麼是他?怎麼會是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22: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葉傾懷動了一下,實在是疼得厲害,這樣子確如姜敘白所說,怕是爬過去也成問題,她只好接過葯碗。剛喝了一口,她就皺起了眉,這葯……當真是極苦,她自小體弱,需常喝湯藥調養,但從未喝過如此極苦之葯。見她神色不對,姜敘白有些緊張「怎麼了?」…
這是哪兒?
我還活着?
葉傾懷醒來時,便覺得後背疼得厲害,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她只記得為薑母擋了劍,父親拚死相護……
血,都是血!
「爹,娘!」想起當時的場景,葉傾懷的瞳孔瞬間放大,她掙扎着從床上起來,卻一個沒站穩,摔在了地上,疼得她出一身冷汗。
「都傷成這樣了,還不好好老實在床上待着。」葉傾懷聽見一個清澈的嗓音從耳邊傳來,繼而一雙潔白修長的手伸在了她的眼前。
葉傾懷愣了一會兒才搭上他的手,藉著他的力撐着站了起來,緩緩坐在了床上。
「多謝這位公……子。」看着眼前的人,葉傾懷有些發怔,她從未見過如此漂亮的人。
聽聲音可以肯定,他是個男人,不同於陸宴塵的英俊,這人的相貌生得如女人一般精緻。
「你真好看。」葉傾懷獃獃地說著。
「好看不是用來形容男人的,」來人似是有些無奈,向她拱了拱手,「在下姜敘白,是位鄉野大夫,這裡是我的葯廬。我路過亂葬崗,見你還未斷氣,就將你帶回來了。」
「哎,跟你說話呢。」見她還有些獃滯,姜敘白在她面前打了個響指,「你叫什麼。」
「葉傾懷。」她這才回過神來,發覺自己有些失態,連連稱歉。
「罷了,你也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姜敘白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我撿到你的時候,你的後背都快被射成篩子了,這能活下來屬實算你命大。還沒被我治死……」
「啊?」他後面的話有些輕,葉傾懷以為自己聽錯了,但總歸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微微欠了欠身「多謝姜公子相救。」
「咳咳,沒什麼。」姜敘白假咳了幾聲,似是什麼都沒說過一樣。
「敢問公子,可有看見我的父母?」葉傾懷看向他。
見她這期待的樣子,姜敘白有些不忍心,但也只能如實相告「我到的時候,就只發現你還有氣息,其他人……」
葉傾懷的眸子暗了下去,她早該想到的,錦衣衛出手想來是不留活口,自己能活着都已是萬幸。
錦衣衛……陸宴塵。
是他殺了姜府全家上百口的性命,葉傾懷的內心止不住的悲傷,有些不願相信。
葉傾懷想到她的父母不該想亂葬崗里的孤魂一般,孤苦無依,她掙扎着想要起來「我要去亂葬崗。」
「你如今這番模樣,下地尚且都難,是要爬着過去嗎?」姜敘白一把將她按了回去,遞給她一碗葯,「先把葯喝了,過兩日等你好些,我定會帶你去尋。」
葉傾懷動了一下,實在是疼得厲害,這樣子確如姜敘白所說,怕是爬過去也成問題,她只好接過葯碗。
剛喝了一口,她就皺起了眉,這葯……當真是極苦,她自小體弱,需常喝湯藥調養,但從未喝過如此極苦之葯。
見她神色不對,姜敘白有些緊張「怎麼了?」
「沒什麼,有些苦而已。」葉傾懷輕輕回他。
聽她如此說,姜敘白這才安下心,拿着剛剛熬藥的盅,仔細端詳了一番。
難道他不小心將黃連摻進去了?
聞這氣味,怕是摻了不少。
姜敘白佯裝無事發生,一副老中醫的樣子「良藥苦口利於病。」
葉傾懷不疑有他,一口悶聲喝了個乾淨,將碗遞給他「有勞。」
這葯再苦,也比不上此刻她心中的苦澀。
「姜姑娘,你可知你身上原有舊疾?」姜敘白猶豫着開口。
說到這個,葉傾懷的眸子暗了暗,「我還能活多久?」
姜敘白看向她「至多三年。」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