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江南龍神

標籤: 徐長生 楊少宗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都市
很多朋友很喜歡《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江南龍神」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內容概括:《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是作者江南龍神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精彩節選:我是一個跨越了無盡時間長河的長生者,由於某些原因,這麼多年我膝下無子,舉目無親……直到這一天,有人告訴我,我有了個女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2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只可惜玄冰隔絕了一切,外面的人也不可能聽到她的聲音。
「這個臭小子,怎麼也被關進來了?」李神月的聲音同樣響起,她和周葵是共用一個身體,自然看得到周葵看見的任何東西。
周葵的臉上露出一絲愧疚之色「一定是長生知道百里族宗將我關押起來了,想要來救我,但這是五老宗啊,他在外面是厲害,還是龍神殿的龍神,但是比起五老宗,還是差的太遠了,所以才被百里族宗抓住了,也關了進來。」
「說到底,還是我害了他。」周葵無比自責,如果不是自己當初不肯聽從徐長生的話,非要來百里族宗認親,豈會淪落到現在的局面?
親也沒有認到,反而被百里族宗的人抓起來逼問。
李神月覺得哪裡不對,但又想不出來,畢竟明面上看起來,百里族宗和徐長生確實應該不會有什麼交集,唯一有的就是,百里族宗抓住了周葵。
以往日里看起來徐長生對周葵的愛,前來百里族宗救人的舉動,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過還是太衝動了,而且心裏完全沒數,對高階練氣士的力量一無所知,在世俗界取得了一點成績就飄了。
這種人哪怕再愛周葵,李神月也覺得他配不上。所以她也沒有將自己的分析說給周葵聽,甚至對周葵愧疚的自責,也是裝作沒有聽到。
這段時間的相處,李神月已經知道,周葵的性格比較鑽牛角尖,若是讓她知道了徐長生為她付出了這麼多,並不是一件好事,到時候兩個人牽扯的越多,分開的時候對周葵的傷害也就越多。然而兩個人是註定要分開的,不可能最後走到一起。
哪怕周葵現在給徐長生生了一個女兒,肚子里都還有一個即將出生,李神月也不認為兩個人般配。
在她想來,等到周葵跟她一起去了那個地方,就知道區區一個徐長生是多麼的渺小,到時候她也會後悔,自己竟然給這麼一個螻蟻一般的人生了兩個孩子。
只不過周葵不聽勸告,甚至自己都說不得幾句徐長生的不好,一切都只有等到她把周葵帶走,周葵才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李神月對此也很無奈。
然而他們不知道是,徐長生並沒有昏迷,一切都不過是裝出來的,哪怕此刻沒有人監視,徐長生也沒有暴露出來,事關重大,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不過他雖然裝作昏迷,但神識卻放了出來,仔細打量了一下周圍環境,他的神識極為凝練,哪怕是李神月,也無法察覺。
「小葵就是在這個玄冰里了,看來我猜測的不錯,那個李神月就是從那裡出來的人,所以才能做到,以凝氣期修為施展出哪怕結丹期大圓滿也無可奈何的法技。不過她的本事,受限於小葵的修為,應該也到此為止了。」徐長生打量到了牢獄中的玄冰,心裏的猜測得到了證實。
之前在天眼裡,也曾聽司空檀說起過玄冰,但也只有親眼所見,才能確定。
此刻徐長生放心了不少,只需按部就班,百里狂刀在周葵身上功法的誘惑之下,就會無形中幫助自己,完成既定目標。
徐長生不再打量,等候來人審訊自己。
既然百里狂刀沒有讓人直接殺了自己,想必是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什麼利用價值。至於是什麼東西,徐長生稍微一想就已經明白,只有自己身上的功法,對這群結丹期練氣士的誘惑最大。
雖然比不上周葵的上古法術那麼誇張,但是徐長生自負自己創立的幾種功法,不會弱於任何人。
百里族宗,議事廳內。
三大老祖舊地重遊,不由得都有些感慨,之前百里狂刀也是將他們邀請到了這裡,給他們講清楚了利弊。
那時候的姿態,還是他們三大老祖比較高傲的,只不過今日卻變成了兩級反轉,他們成了百里族宗的附庸,只能俯首稱臣。
「老祖果然所料不錯,那狀元郎果然一點實力也沒有了,全部靠着他的結丹期護衛裝出來的,只是一個紙老虎,一戳就破!」
唐昊諂媚說道,只不過百里狂刀擺了擺手「論起智慧謀劃,我和你們三位相差不大的,這次能夠識破狀元郎的詭計,靠的是清書的謀略,和我關係倒是不大的。」
「那也是老祖教導有方啊,才能夠教出清書這麼出眾的後輩。」
「哈哈哈哈哈!」一時間皆大歡喜。
西門夜說夾在人群里,也是跟着擠出了一絲笑容。
「咦?這不是西門族宗的宗主西門夜說嗎?怎麼也來我們百里族宗做客了?」這時候,百里狂刀才裝作剛剛發現西門夜說的樣子,好奇問道。
「西門族宗不是在西門若雨的帶領下,準備一統五老宗,建立新宗名曰炎黃嗎?怎麼這突然來我百里族宗了?哦,難道是想要來邀請我們百里族宗也加入炎黃宗嗎?那就抱歉了,我們百里族宗目前還沒有加入其它宗門的打算。」
西門夜說被這一番話嗆得臉色漲紅,怔怔說不出話來,最終才忍氣吞聲說道「百里老祖誤會了,如此狼子野心,全是西門若雨一人所致,如今他已被我逐出西門族宗,現在我們族宗,是想要併入老祖的百里族宗的,只希望老祖能夠給我們一個做錯事救贖的機會,讓我們能夠成為百里族宗的附庸家族,彌補錯誤。」
「哈哈哈哈!你說你把西門若雨逐出西門族宗了?哈哈哈哈」百里狂刀很久沒有這麼笑過,差點停不下來,「西門若雨一手創立了西門族宗,乃是西門族宗的老祖,竟然被你逐出了西門族宗,哈哈哈哈,為何我聽起來就這麼好笑呢?」
百里狂刀一笑,其餘人也跟着笑了起來。
這些笑聲在西門夜說聽起來無比刺耳,卻也只能忍着。
甚至,他還要跟着一起發笑,似乎自己講的是一個笑話。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