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蘇奕青棠

標籤: 劍道第一仙 蘇奕 都市 魏崢陽
小說《劍道第一仙》是作者「蘇奕青棠」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蘇奕魏崢陽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22: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168章生而為人命運不公
青吾神庭!
日游神!
聽到對方自報來歷,蘇奕眉頭微挑,想起一些往事。
小猴子道「你在此等我?」
自稱蔡壘的白袍男子道「不錯,昨天時候,我巡弋這滄瀾界南疆之地,聽聞魔烏山附近有神明出現,故而特意趕來一探究竟。」
小猴子哦了一聲,道「然後呢?」
蔡壘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一下,這猿猴似的妖神,看起來對自己可一點都不忌憚啊!
略一沉吟,蔡壘道「我身為日游神,巡弋四方,監察滄瀾界善惡之事,而現在,我想知道閣下的來歷、名諱、又為何出現在此。」
說到最後,他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嚴。
小猴子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蘇奕忽地道「陸青吾是否還活着?」
蔡壘一怔,旋即臉色一沉,道「放肆!你一個小輩,竟敢對我派祖師不敬!」
轟!
小猴子身上,瀰漫出一股可怖的凶威,一對金燈似的眸盯着對方,齜牙道「你說誰放肆呢?」
蔡壘臉色頓變。
在他眼中,這猿猴似的妖神一身氣息之恐怖,竟完全不弱於造化境上位神!!
「怎麼,閣下這是想和我青吾神庭結仇?」
蔡壘冷哼,「閣下既是妖神,自當清楚,這滄瀾界天下,一向由我青吾神庭掌控!你們若配合,我自不會計較,否則……」
啪!
小猴子反手一巴掌就抽在蔡壘臉上,力道不大,但聲音煞是脆亮。
蔡壘的左臉頰肉眼可見地紅腫起來,留下五道血淋淋的指痕。
「你……」
蔡壘震怒,腦袋卻有些懵。
這傢伙是誰,明知道自己是青吾神庭的日游神,竟猶敢肆無忌憚地出手?
「主人,殺不殺?」
小猴子都懶得廢話,向蘇奕徵詢意見。
蔡壘眼瞳收縮,這看起來氣息衰弱無比的年輕人,竟是那妖神的主人?!
他意識到不妙,強忍住那一巴掌帶給自己的屈辱,沉聲道「我只是來問話而已,你們卻這般辱我,是不是太霸道了?」
任誰都能看出,這位青吾神庭的日游神慫了!
蘇奕道「不是我們太霸道,而是閣下太沒禮貌了,我身邊這潑猴,最厭煩別人威脅,眼下他只打你一巴掌,已是手下留情了。」
蔡壘「……」
什麼意思,難道打了自己一巴掌,自己還得感激那猴子不殺之恩?
可最終,蔡壘忍了。
他一聲冷哼,道「你們兩位好自為之!」
轉身就要離開。
一是他察覺到,對方根本不忌憚自己的身份。
二是他擔心再待下去,會遭受更多的羞辱。
可還不等他離開,蘇奕道「且慢。」
唰!
瞬息間,小猴子身影挪移,擋在了蔡壘前路上。
「你們這是想做什麼?」
蔡壘臉色難看。
「別怕,我只是想確認一件事而已。」
蘇奕笑了笑,「你真的僅僅只是巡邏的時候,才無意間得知魔烏山這裡有神明出現,而不是另有意圖?」
蔡壘怒道「我連你們是誰都不知道,能有什麼意圖?」
蘇奕點了點頭,道「如此最好,小猴子,把他擒下,記住,別傷到他性命。」
「是!」
小猴子領命。
蔡壘頓時急眼,叫道「你們什麼意思?我都說了不認識你們,你們……」
砰!!
話沒說完,他就被小猴子一巴掌打暈過去,軟綿綿地癱在了地上。
「主人,你懷疑這廝有問題?」
小猴子不解,這蔡壘只不過是個造物境下位神,根本不算什麼。
「他是否有問題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來自青吾神庭。」
蘇奕眸光閃動,「先把他收起來,以後我自有用處。」
「好!」
小猴子答應下來。
……
草溪村。
「這裡已成為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打算把村中之人全都安排在飲冰劍界中隱居。」
蘇奕找到族老厲長青,把自己的打算和盤托出,「那座秘界是易道玄所留,是世間一等一的修行凈土,躲藏其中,除非我遭遇變故,否則,足可萬事無憂。」
易道玄!
聽到這個名諱,厲長青心中猛地一顫。
這是易氏一族的始祖名諱,曾明耀神域諸天上下!!
厲長青再忍不住道「恕我斗膽,冒昧問一句,閣下和易氏一族究竟是什麼關係?」
這名叫蕭戩的年輕人實在太神秘了,不止神通廣大,手段眾多,並且似乎對易氏始祖的事情也了如指掌。
如今,更是把易氏始祖所留的秘境都掌控在手!
這簡直匪夷所思。
「我啊……」
蘇奕笑了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你只需記住,我不會害你們就是。」
厲長青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當天,蘇奕動用飲冰血劍,開啟飲冰劍界,將草溪村一眾村民都安置在其中。
之後,又動用秘法,將整個飲冰劍界收入飲冰血劍內,隨身帶走。
只有阿凌和楊霜兒姐妹兩人帶在了身邊。
嗖!
一艘寶船破空而起,載着蘇奕等人劃破天宇,朝遠處掠去。
魔烏山下,只留下一個空蕩無人的草溪村。
魔烏山深處,也再不會有那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的血色劍氣。
……
「主人,按咱們的速度,三日內,當可抵達天象妖山。」
寶船上,小猴子說道。
蘇奕嗯了一聲,「不着急。」
他此刻懶洋洋坐在自己的藤椅中,整個人鬆鬆垮垮,舒服愜意。
不得不說,還是自己煉製的這把藤椅最舒服,一直從人間陪伴自己到現在,雖未曾立下大功,卻總讓自己能在閑暇時舒服地放鬆下來。
「你們打算如何去和天象妖山求和?」
楊霜兒忍不住問道。
求和?
蘇奕和小猴子都一陣沉默。
這丫頭,看來對他們的偏見很大啊!
「若你們不清楚怎麼做,我可以幫你們引薦給師尊。」
楊霜兒思忖道,「我師尊雖是仙王,可在天象妖山的地位也舉足輕重,除此,她老人家很受宗門那些太上長老器重,若有我師尊出面穿針引線,必可以讓你們在求和的時候,少付出一些代價。」
蘇奕啼笑皆非。
得,這丫頭越說越離譜了!
他當即轉移話題,道「昨晚時候,厲長青沒有告訴你和你身世有關的一些事情?」
楊霜兒眉頭蹙起,道「族老說的那些話,無憑無據,我根本信不過,我也不相信,師尊會坑害我!」
蘇奕明白了,歸根到底,離家十多年的楊霜兒,自三歲時就跟着「紫珏仙王」修行,她最親近的,自然也是紫珏仙王。
自然很難接受厲長青所說的真相。
「你師尊對你好嗎?」
蘇奕問道。
楊霜兒不假思索道「若沒有師尊,就沒有我楊霜兒的今天!內心深處,我更把師尊視若父母親人!!」
蘇奕哦了一聲,再問道「這些年來,你在天象妖山過的怎麼樣?」
這一次,楊霜兒沉默了,玉容一陣明滅不定。
有時候,沉默就是一種無聲的答案。
「滄瀾界是妖魔的天下,人族處於最底層,而這天象妖山既然是此界第一道統,宗門內匯聚着的必是此界最頂尖的妖魔強者。」
蘇奕輕語,「他們要麼出身顯赫,要麼天賦驚世,而你一個人族仙人,要想在這樣一個妖魔道統中站穩腳步,怕是沒那般容易。」
楊霜兒愈發沉默了。
何止是沒那般容易,過往那些年,她在天象妖山被同門排擠、被師長打壓、遭受過不知多少冷眼和嘲笑。
連一些還未成仙的外門和內門弟子,都敢當著她的面羞辱她是「人族賤民」!!
甚至,還曾有同門要收她為奴。
有師長表態要讓將她驅逐出天象妖山,說是因為她是人族,有損天象妖山的威名!!
這一切,她都咬着牙熬了過來,所有的屈辱和憤恨都化作修行的動力,激勵着她不斷變強。
還好,師尊一直都在,給予她庇護,不離不棄!
可直至如今,楊霜兒已經深刻領會到,在這滄瀾界,對人族的偏見是一座大山,無可搬動!
這些話,她從不願提起。
包括師尊。
因為,師尊哪怕從不曾虧待她,可……畢竟也是妖族。
那些牢騷的話,只會讓師尊厭煩!
「在你內心深處,是否已接受這樣的命運?是否認為……人族就只能被踐踏在最卑微處,而妖魔則生來高高在上?」
忽地,蘇奕再次問道。
楊霜兒抿着唇,一言不發。
時間點滴流逝。
蘇奕不曾再說什麼,自顧自地飲酒。
許久,楊霜兒猛地深呼吸一口氣,道「我不接受又如何?這滄瀾界是妖魔的天下,我哪怕再努力,可換來的依舊是白眼和嘲笑,依舊被他們視作……賤民!連那些妖魔中的小崽子,都敢任意對我指手畫腳,我……又能怎麼辦?」
一番話,初開始還能控制情緒,到最後,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似強自忍耐着內心的憤怒和屈辱。
她那嬌美冷峭的小臉,都已覆蓋上陰霾。
「有時候,我甚至痛恨命運不公,為何……為何讓我生而為人……」
楊霜兒自嘲,「可沒辦法,命運如此,我除了接受,又能如何?」
蘇奕凝視着楊霜兒片刻,忽地笑了笑,「還有憤怒,還有不甘,很好。」
楊霜兒頓時愣住。
她不懂蘇奕是什麼意思。
小猴子卻明白了,主人最擔心的,恐怕就是楊霜兒已屈從這種命運,變得麻木不仁!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