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容妃嬴兒

標籤: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李福海 楚嬴 玄幻
玄幻小說《棄子成皇楚嬴小說》是作者「「容妃嬴兒」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楚嬴李福海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2: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種感覺,讓楚皇再一次想到自己在皇子的時期。
可他現在是皇帝。
連自己的兒子都控制不了?
楚皇眼睛憋得迸出血來,手掌在案牘上留下深刻的指痕。
他腦袋裏面轉過無數遍殺了楚嬴的方式,卻又在說話間停止想法,現在楚嬴的名聲正旺,他未必可以殺死楚嬴,卻會讓自己的名聲在一瞬間變得奇臭無比。
不能這麼做,他要青史留名——
嘭!
一切的怒氣都宣洩在剛剛進屋的楚鈺的身上,一個茶壺徑直地摔在他的腦袋上,鮮血混着茶水往下落。
楚鈺立刻跪到在地,陳懇地抬頭看向楚皇。
「父皇,兒臣知罪!」
楚皇並未消氣,反倒是口中爆出一聲冷笑「說說看,你犯了什麼罪?」
他走到楚鈺的身邊,抬腳將人直接踢翻過去。
「你好得很,兮月被楚嬴帶走這件事情你裝不知道?」
秦林跪在旁邊,裝得老老實實,全然沒有提自己到底對秦兮月做過什麼。
楚鈺喉嚨裏面咯出血來。
他頗為費力地再度從地上爬起來,抬眼恭敬看着楚皇「可是父皇,秦小姐屢次在大哥的面前表示欣賞之意,難道兒臣要橫刀奪愛嗎?」
楚皇越發覺得自己這個兒子不爭氣,抬腳將人再度踹翻。
「沒用的東西!女人都喜歡比自己更強的男人,你就不能直接將人搶過來?!」
若不是覺得楚鈺最像自己年輕的時候,他怎麼會將秦兮月交給楚鈺,沒有想到楚鈺居然這麼沒用。
趕不上自己年輕時候的一點半點。
「如今秦小姐已經暫住大哥府上了,兒臣也沒辦法啊。」
楚鈺裝得委屈。
心中並不在意秦兮月的去向,這些年來他對秦兮月表面的好感也不過只是因為附和楚皇罷了。
再加上,秦兮月確實是個大美人。
正在楚皇再度發火之時,楚征也從外面趕到。
他周身是傷,身上還不斷地朝外淌血,雖然已經經過了一定的處理,但血依舊止不住地從繃帶裏面滲出。
「怎麼回事?」
楚皇對自己這個孩子多少有幾分真情,他停下了粗暴的動作,抬眼看向楚征,語氣裏面還是頗為不耐,但已經好上不少。
「山越那邊——」
楚征低下頭,表情難堪。
他和楚皇都認為山越問題是給他鍍金用的,說不定還可以再得一些兵權,可是萬萬沒想到,居然這麼難纏。
看出楚征這幅模樣,楚皇不用想就明白事情是有多不順利。
「廢物!全是群廢物!」
楚皇憤怒地踢翻身邊的椅子,到底還沒有落在楚征的身上。
楚鈺看着眼前一幕幕,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心中怨恨至極。
他突然抬起頭看向楚皇。
「父皇,我有一個主意,可以解決掉楚嬴,也可以奪回秦小姐。」
楚皇低頭看着楚鈺,張口道「說。」
楚鈺忙說「老五的本事,我們有目共睹,既然老五都在山越吃了虧,那同樣的,我相信楚嬴過去之後,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可是將楚嬴送到這種危險的地方,還真是合了他的意。
如果楚嬴挺下來了。
他將擁有一個強大的盟友。
可如果楚嬴失敗,他也不虧啊,不過是少了一個廢物一樣的盟友,還可以藉機將秦兮月和她背後的河洛商盟拿到手裡。
「……」
現場一片默然。
無人開口講話。
突地,楚鈺被楚皇伸手拉了起來。
「看來你身上還有幾分朕的血脈,起碼不算愚蠢。」
旁邊的楚征倒是心有不甘,但是他比楚鈺還要更加確定,就憑楚嬴那種廢物,怎麼可能比得過自己?
一旦楚嬴去了山越,就有去無回。
不過不能太急。
起碼得先讓楚征養好身上的傷,不然旁人不難猜到這是楚皇的刻意之舉。
再等兩個月。
也正好,讓山越那邊再壯大幾分。
楚皇微微合上眼。
為了讓楚嬴這個雜種光明正大的死。
哪怕是犧牲一小塊領域的自主權,也在所不惜。
「阿嚏!怪了,最近總感覺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楚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擺弄面前的五子棋。
米雅興沖沖各地在棋盤上落子,瞪着圓溜溜的眼睛催促楚嬴。
背後的秋蘭看着兩人,有些無奈地輕笑兩聲,從旁邊取下斗篷輕輕覆在楚嬴的身上。
「我看這個說壞話的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話音一落,楚嬴手裏面的白子就再度排成五個一行,看得米雅瞬間就垮了臉。
她扔下手裏面的棋子瞪了下秋蘭,又做了個鬼臉「我才不會因為比不過殿下的五子棋,就在心裏面說殿下的壞話呢!」
「殿下救了我的性命,是我一生的恩人,就算是給殿下做牛做馬都可以的,怎麼可能說壞話。」
米雅皺着鼻子一陣嘀嘀咕咕。
「好了好了,知道你對殿下忠心耿耿。」
秋蘭只覺得好笑,伸手給她遞來了襖子「這都已經入冬了,你不覺得冷也就算了,怎麼也不照顧好殿下,讓他穿個單衣在這裡陪你下棋。」
她邊說話,邊將溫好的酒放在楚嬴的手邊。
楚嬴端起來抿了幾口。
懶懶散散地玩着手中的棋子。
「我又不是病秧子——」
秋蘭站在他身後,又扶正了斗篷「聽說殿下先前在冷宮裡身體並不好,如今瞧着是沒什麼大礙,但注意些總是好的。」
她慣來是個老媽子的性格,日日照料楚嬴的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尤其小心,在做錯事之後,更是擔心自己再有錯誤,愈發謹慎了。
楚嬴嘆了下氣。
沒想到雖然容妃在後宮裏面,他在外面。
但他還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你媽覺得你冷。
「聽說近些日,順城有人上京城來稟報順城情況了?」
楚嬴漫不經心地喝着酒,外面飄着細雪和雨水,也不知道這種時候他們緊急到京城來稟報什麼。
「是關於糧食的。」
秋蘭的手微微一頓,看着楚嬴的表情有些許的緊張。
「他們不敢來打擾您,怕您生氣。」
楚嬴稍微後仰,臉上浮現出不解「怕我生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