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容姝傅景庭

標籤: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傅景庭 容姝 靈異
火爆新書《以後再也不伺候了》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容姝傅景庭」,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然而佟秘書此刻卻慌得不行。
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自己的謊言不被拆穿啊!
她又不是真的要出國,所以怎麼可能要讓董事長去為自己送別,去了不就露餡了么?
佟秘書雙手握住手機,急忙解釋,「因為我買的是晚上十一點的機票,那麼晚了,所以我也不想讓董事長您來回折騰了,太麻煩了,在說這麼晚你來送我,傅總肯定也不放心啊。」
這倒是。
容姝摸了摸下巴,「不過你為什麼買這麼晚?」
佟秘書繼續撒謊,「我特地買這麼晚,為的就是在飛機上補覺,這樣到了國外那邊,我就可以立馬去報到入職了。」
「這樣啊,那行,那我就不送你了,不過你上飛機之前,給我發個消息吧,讓我知道你順利的登機,我也就放心了。」容姝說。
佟秘書知道她放棄了去送她的念頭,心裏也是大舒口氣,「好的董事長。」
「那行,那我不打擾休息了,先掛了。」容姝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
佟秘書也不想繼續跟容姝說下去了,越說下去,她就越覺得自己對不起容姝。
到最後,她更怕自己挨不過內心的愧疚,直接把一切坦白了。
所以在容姝提出掛電話的身後,她是鬆口氣的。
「好,董事長再見。」
「再見。」
掛了電話,佟秘書放下手機,心裏提起的大石,總算是落回了原處。
陸總走過來,在床邊坐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沒想到你如今撒起謊來,倒是臉不紅話不虛的。」
聽着男人的諷刺,佟秘書心裏自嘲一笑,面上淡聲說道「這是陸總您自己要求的,您為了不讓董事長知道您把我帶來了這裡,所以讓我辭職,我不能告訴董事長真相,就只能撒謊了。」
「哦?所以你是怪我咯?」陸起眯眼。
佟秘書別過頭,「沒有,我只是怪我自己。」
怪自己當初為什麼不推開他。
怪自己為什麼不早點拿掉這個孩子。
不然也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了。
只是她很好奇,陸總到底是怎麼知道她懷孕的?
又是怎麼知道,她想要拿掉孩子的?
而且知道的還十分準確,準確的在她手術之前趕到了她那裡。
這一切的一切,都好讓她好奇。
她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她唯一確定的是,肯定不會是董事長告訴陸總的。
因為董事長從始至終都沒有問過陸總,所以董事長自己也不知道陸總清楚了她懷孕,還來阻止的事。
那麼陸總知道的原因,就有待考究了。
「你在想什麼?」陸起見佟秘書眼神不停地閃爍,忍不住開口問道。
佟秘書避開他的目光,「沒有。」
她沒打算直接詢問陸起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她知道,她問了也得不到答案。
他不會告訴他的。
所以還不如不問。
也許等到時間久了,她也就弄清楚了。
見佟秘書隱瞞不說,陸起不悅的沉了沉臉,隨後站了起來,「行了,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你好好獃在這裡,一會兒有傭人過來照顧你,沒什麼事情的話,就不要聯繫外界,更不要出去,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明白嗎?」
佟秘書猛地抬頭看着他,臉色白了白,「陸總,你想要軟禁我?」
陸起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如果你喜歡,也不是不可以。」
佟秘書臉色更加難看。
誰喜歡了?
「行了,我走了,有什什麼事給我打電話。」陸起伸出手,下意識的想要拍拍她的頭。
但隨後想到她不是容姝,是佟溪,伸到佟秘書頭頂上空的手,又驀的停下了,表情很不好看。
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想要拍她的頭呢?
明明很多女人都不是姝姝,自己也沒拍過那些女人的頭。
但現在對佟溪,卻是想那麼做。
明明佟溪也不是容姝啊。
陸起收回自己的手,低頭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會兒,越看臉色就越不好。
他只覺得自己瘋了,明明沒有把佟溪當姝姝,卻也有想要拍她頭的舉動,不是瘋了是什麼?
陸起把手放下,眸色沉沉的朝佟秘書看去,似乎想要把佟秘書看出個所以然來。
但看了一會兒,不但沒有也沒看出來,最後反而弄的心理更加煩躁,哼了一聲後,轉身離開。
佟秘書看着他憤然離去的背影,只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又沒有得罪他,他怎麼又突然生氣了?
這個時候,佟秘書發現,陸總的脾氣好像越來越差了。
明明從前,陸總的脾氣是很好的,不會像現在這樣陰晴不定,讓人捉摸不透。
現在這樣,估計是因為看到她這個討厭的人才會這樣的吧?
佟秘書苦笑一聲,微微抬頭望向天花板,發起了呆。
那邊,陸起走出這棟他的私人別墅,回到了自己車上。
他並沒有急着開車離開,而是坐在駕駛座,身體靠在椅背上,抬起一隻手搭在眼睛上,整個人顯得十分疲憊。
當然,他倒也不是真的疲憊,他就是感覺心裏煩躁,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無法寧靜,也讓他無法掌控,甚至直覺告訴他,這種感覺不但不會消失,甚至還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越來越重。
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會變成這樣,是因為佟溪。
因為他面對別人的時候,從來不會變成這樣。
只有面對佟溪,他就變得不像自己。
按理說,面對這樣一個可以把自己變得不像自己的不定因素驅離的遠遠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沒有那麼做,甚至也不願意那麼做,反而把這個不定因素直接拘在了身邊。
所以他才說自己是不是瘋了。
正想着,包里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暫時打斷了陸起的迷茫。
他揉了把臉,不去想這些讓他傷腦筋的東西了,坐直身體後,把手機拿了出來。
看到來電顯示,他眉宇間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後接聽了電話,「姝姝。」
電話是容姝打來的。
得知佟秘書並沒有她和麗娜猜想的那樣,她就已經完全放心了下來。
之後,她掛了和佟秘書的電話後,想起了中午離開老宅時張助理說的話,這才又給陸起打了過來。
「阿起,在忙嗎?」容姝詢問。
陸起看了一眼車外對面的別墅,眼神閃爍的回著,「沒有,不忙,姝姝,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其實事,就是想告訴你,蘇城已經被打了。」容姝笑着說。
陸起意外不已,「這麼快?二娃那傢伙現在辦事效率挺快啊,以前那傢伙就是慢性子,吩咐他做的事情,總要慢上一拍,我還以為他最起碼要一兩天才會做,沒想到我昨晚上才跟他說了,他今天就讓人把人揍了,這可不像啊。」
他又驚又喜的笑道。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