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在港綜成為傳說
在港綜成為傳說

在港綜成為傳說鳳嘲凰

標籤: 在港綜成為傳說 廖文傑 曹達華 遊戲
無廣告版本的遊戲《在港綜成為傳說》,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廖文傑曹達華,是作者「鳳嘲凰」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夢醒港島,廖文傑發現自己成了重案組之虎曹達華的遠方侄子。習武、修道、抓鬼、降妖,踏不平之事;武道、仙道、法寶、神通,盡歸於手。食神之夜,他踏空而行,迎面白衣,道:「我有一技,還請菩薩不吝賜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8: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掌中佛國散去,天地間金光收斂,萬千事物一如之前,沒有絲毫變動。
廖文傑原地皺眉,隱隱看到絲絲縷縷的黑氣自虛空而來,與之相比,惡念化身反饋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廖文傑發自內心拒絕,但身體卻非常誠實,無所謂境界之說,不管黑氣來多少,統統照單全收。
就跟麵包車一樣,裏面還有很多位置。
「廖施主,你的時間不多了,當斷則斷,此刻隨貧僧去靈山,一切還來得及。」
一葉觀音抬手點在身前,漣漪擴散,波及至皺眉思索的廖文傑身前,牽扯他周身的空間忽明忽暗,身軀扭曲成了弧線。
善念化身握拳輕咳一聲,廖文傑聞聲回過神,感應到周邊的空間變化,沒有選擇抵抗,任憑另一個世界的牽扯力將他帶走。
光影交換,一個廣闊恢弘的世界出現在眼前。
天圓地方,星羅棋布,陰陽平衡,動靜互補。
有諸天橫壓在上,有幽冥隱居其下,而位於中間的那方世界,則是一片混沌之海,潮起潮落,無數星辰之沙隨之起伏,或是被拍打上岸,或是沉入暗流不知所蹤。
顯然,來到這裡才稱得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廖文傑和一葉觀音立於一顆星辰之上,他察覺一縷縷黑氣自幽冥之中蜂擁而來,當即眼皮哆嗦,咽了口唾沫看向一葉觀音「原來如此,是你在算計我,等會兒……這對佛門有什麼好處,誰在指示你?」
「廖施主多考慮了,沒有誰指示貧僧,只是貧僧見大千世界幽冥秩序混亂,眾生苦於輪迴不全,才出此下策。」一葉觀音慈悲道。
「拉倒吧,我雖然是新來的,但你也不能真把我當成新來的。」
廖文傑撇撇嘴「幽冥秩序混亂,沒人發號施令,對你們佛門而言是天大的好事,比如那個誰,六道地藏那群大光頭,他們上位的機會近在眼前,我估計佛祖做夢都能笑醒。」
「廖施主說笑了,六道地藏的諸位菩薩佛法高明,個個有大宏願、大慈悲,不該得此污名。」
一葉觀音道「而佛祖更沒有這般荒誕的想法,名不正言不順,求之作何?」
「對呀,沒毛病,所以佛門算計我,搶我上靈山,找了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
廖文傑痛心疾首「也就是我心思純潔,不懂什麼人心險惡,分辨不出好人和壞人,才傻夫夫落入了你們的陷阱。」
一葉觀音微微搖頭,縱然廖文傑恬不知恥的模樣很是恬不知恥,她也一點吐槽的想法都沒有,望着一縷縷黑氣加身的廖文傑「施主,屬於你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是隨貧僧去靈山,修一位自由自在的世尊,還是坐以待斃,直面你想方設法擺脫的命運?」
「菩薩好狠的心,殊不知我對你……」
廖文傑抬手捂住胸口,一副為情所叛的悲痛模樣。
「施主不必裝模作樣,你我都是心懷大愛的無情之輩,本就無情,又哪來的傷情。」
「那是你,我感情很豐富的,一天能同時喜歡上好幾個,你要是不信,來試試啊!」
「既如此,貧僧便來試一試施主的深淺。」
一葉觀音雙手合十,一襲白衣斂去,變作一光頭大漢,絡腮鬍子鷹鉤鼻,胸肌會跳舞,能夾碎大石的那種。
「可以了,可以了,你硬你牛批,是我打擾了,是我貪戀美色,下次還敢。」廖文傑抬手捂住眼睛,神識四下散開,尋找可供脫身的小世界。
此地不宜久留,趕緊想辦法跑路。
悲催的是,也不知是誰暗中加害於他,找了半天,愣是一個缺口都沒找到。
「廖施主,事已至此,你應該知道沒有僥倖可言,還不速速做出決定。」
一葉觀音保持光頭大漢的形象,龍行虎步朝廖文傑走去,說著讓他自己做決定,卻一副幫他做決定的模樣。
「要不是你逼太緊,我早就做好決定了!」
廖文傑咬牙切齒,望着毫無自覺的罪魁禍首,眼中凶光閃爍,他沒好果子吃,一葉觀音也別想快活,今天拼了小命不要,也要把這個女菩薩拉下馬。
隨着黑氣狂涌而來,廖文傑體內法力暴漲,且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多到可以讓他肆無忌憚宣洩,多到讓他足以窺探到更多的天地至理。
這不是力量暴增帶來的錯覺,而是他正一點點取回以前的東西。
酆都大帝。
又稱北陰大帝、北太帝君、酆都北陰天子,執掌冥司。凡生靈,死後均隸屬酆都大帝管轄,為天下鬼魂之宗。
是神,亦是魔,執三界鬼神印,演大魔黑律,行九泉號令符。
以前,廖文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有錢,聚寶盆的功能這麼離譜,先天銅錢說印就印,搞得跟家裡開銀行一樣。
後來才知道,他還真是開銀行的。
天地銀行。
至於第一世的自己,也就是酆都大帝為何棄帝位於不顧,一頭扎進輪迴,自己放逐自己,選擇成為一介凡人。
怕不是個鐵……
廖文傑至今也沒想明白,仔細想想,終究是個大帝,轉世前也是個體面的正神,肯定有其深意和迫不得已的原因。
況且,做人最重要是開心,考慮那麼多做什麼,大帝不可能是鐵憨憨,他跟着不願意就行了。
他現在就很開心,牛魔王想拍就拍,玉面公主想搶就搶,陸地神仙以下的修行者,給他欺負的資格都沒有。
這般快活的小日子,給個神仙都不換,恐怕第一世自己也是這麼想的,既然如此,就再接再厲。
現在開心不了了,光頭不安好心,饞他的大帝之姿,給他的兩個選擇都不是什麼開心的結果。
廖文傑嘴上不說,心裏比誰都清楚,趁現在還來得及,懟死對面的一葉觀音,抓緊時間跑路尚有一線生機。否則的話,等取回酆都大帝的神位,再想跑路就只能學第一世了。
考慮到有第一世的成功案例,下面人防止老大腦袋一熱再做出格的事,可能連這條路也行不通了。
廢話沒有一句,廖文傑直接換上最強狀態,顯露聖潔的三丈白色法相。在功德金輪自帶的光效下,法相慈悲面容滿是猙獰,揮舞六臂打下有滅無生的拳印,狂風暴雨般朝一葉觀音砸了過去。
一葉觀音不敢抗衡,默念佛號,同樣顯露出法相。
只見一片蓮葉自虛空而來,大悲尊踏於蓮葉之上,一襲白衣,聖潔非凡。
除了依舊是光頭大漢的模樣,其他都挺好。
轟!轟!轟————
兩具法相拳拳相碰,脫離星辰踏足虛空,每有一拳相碰,便是無邊毀滅之力肆虐宣洩。
其中蘊含的強悍意勢,放在任何一個小世界,都足以毀天滅地,詭異的是,在這星羅棋布的天幕之間,縱然無量元氣沸騰炸裂,卻也沒有傷及一顆星辰。
光點閃爍,忽明忽暗,一顆顆星辰光束結成大網,任兩具法相縱橫其中。
很詭異,就跟陣法一樣,廖文傑吸收黑氣的速度更快了。
轟隆隆!!
拳印意勢大變,自有滅無生轉至生滅不盡,一拳打得虛空中大股漣漪散開,一葉觀音法相顫裂,慈悲面容大驚失色。
「要遭!」
一葉觀音臉色驟變,廖文傑變得比她還快,翻手轟出全力一掌,轉身朝混沌之海衝去。
遮天掌勢洶湧而來,虛空就如同狂風肆虐下的大海,四處怒浪滔天,一葉觀音駕馭蓮葉抵擋,被層層不絕的大勢遠遠推開。
廖文傑頭也不回趕路,眼看混沌之海近在咫尺,虛空中又是一道金光亮起。
大日如來。
「施主請留步!」
一瞬間,星辰之光式微,寂滅之聲掩蓋大千,萬般失色,唯有這道淡漠聲音回蕩長空。
聽到這句和尚版本的因果律武器,廖文傑想都沒想,跑得更快了。
轟隆隆————
一道光束貫穿虛空,轟然而至,霸絕天地的大勢具象化成一**日。
在這一**日普照之下,星辰縱有諸多璀璨,也不得不暫避鋒芒,退至一旁,隱匿身形。
廖文傑眼角抽抽,望着前方隔斷萬千的浩然大日,深吸了一口……虛空中不存在涼氣,吸一下聊表敬意。
這大日,日了,他接不下。
鎮壓萬千的無上之光橫壓而來,廖文傑四下看了看,發現沒得選,哀嘆一聲,瞬息消失原地。
再次出現,來到了位於混沌之海下方的幽冥之地。
不用想,黑氣聚集而來的速度直接爆表,北方之地,黑光衝天而起,元氣狂潮激蕩,似是有什麼神物慾要出世。
「呸,就知道你們佛門中人最講江湖規矩,打了小的一定會來老的。」廖文傑嘀咕一聲,雙手拍在胸口,拽出了善念和惡念兩具化身,一左一右朝兩邊扔去。
化身嘛,就是用來擋災的。
一時間,來自幽冥四方的黑氣自亂陣腳,分成三股,分別投向了廖文傑和兩具化身。
而那位於北方的衝天黑光,閃爍了幾下,逐漸黯淡了下去。
「還好我夠機靈,早就算到了這一天……」
廖文傑抹了把腦門上的虛汗,準確來說,這一手是【六天大陰仙經】自帶的神通,真要說算到,那也是第一世的酆都大帝為他留下的後手。
為了不做老大,第一世也是拼了。
北方六天宮異變,幽冥之地七十五司亂成一鍋粥,鬼影憧憧,有判官交頭接耳,有閻羅四處尋人,有六天鬼神大呼小叫,更有五方鬼帝聞訊而來,搜尋離家出走多年的老大。
廖文傑收起法相,找了個黑漆漆的草叢一蹲,讓善念惡念分身加大吸收黑氣的速度,他自己則靜觀其變,等外面堵門的大日如來閃人,再另尋跑路的時機。
不是他吹,天無絕人之路,這點小場面,嚇唬誰呢!
有本事大日如來當面請他上山啊!
笑死,進了幽冥之地,大日如來就是一電燈泡,敢進來嗎?
「廖施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